關閉對聯廣告

關閉對聯廣告

LP來源斷裂,部分FOF也彈盡糧絕,GP竟主動幫其找錢

王菲     2019-07-03          夏的誓言

“你們現在有錢嗎?”


在不久前舉行的某會議現場,當一位母基金人士在介紹自己的投資計劃時,坐在他對面的同行直接拋出了這樣的問題。


這個問題,投射的正是母基金略顯尷尬的現實:同GP一樣,自2018年以來,母基金同樣存在募資難的問題。當下中國的母基金市場,政府引導基金占了非常大的比重,而市場化母基金則在專業度、募資等方面呈現嚴重的兩級分化。


沒錢了怎么辦?北京某市場化母基金投資人士對投資界(ID:pedaily2012)直言:“我們目前基本上已經不做母基金業務了,完全轉向直投。”這位投資人透露,這一巨大轉變背后,主要原因是以上市公司為主的LP資金來源出現斷裂,而他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募資。


母基金也沒錢?

“不幫母基金募資的GP不是好GP”


“現在還有哪家母基金有錢呢?”


今年以來,不止一位機構的IR在談到募資時感慨,很多母基金也沒錢。“現在可能只有政府引導基金有‘余糧’。”滬上一位VC的IR感慨道。但事實上,最近有機構人士對媒體透露,原本認購額130億,最后落地的只有一半,政府引導基金的錢沒有那么好募。”


2018年以來,GP募資難得哀嘆聲一直不斷。而一些母基金受到《資管新規》波及,自身LP出資困難,同樣面臨“彈盡糧絕”的窘境。


一般而言,市場化母基金的資金主要來源于以養老金、銀行、保險和信托為代表的大型機構投資者,和以高凈值個人、富有家族為代表的小型機構投資者。


但2018年以來,這幾大資金來源都受到不小的沖擊。首當其沖是銀行,這意味著傳統的五大LP機構里,銀行出不了錢了。保險資金投資股權的比例本來就不高,如今也日趨謹慎,對于中小型GP而言,要拿到險資的錢更是難上加難。


多重重壓下,母基金的募資步伐明顯放緩。清科研究中心統計,2018年前三季度新增市場化母基金數量達到42支,僅占2017年度新增市場化母基金數量的15.1%。


“在資管新規出臺之后,越來越多GP希望市場化母基金成為他們的出資人,但是母基金一方面人才儲備不足,同時資金太多,所以母基金壓力很大。” 某大型母基金合伙人表示。


于是,出現了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現象——有些GP為了獲得母基金的投資,竟然主動幫母基金來募資。有人笑稱,“不幫母基金募資的GP不是好GP”。投資界向一位深圳的IR求證,對方稱有聽過這現象,“畢竟有些GP也有自己的特殊資源和人脈,比如政府引導基金,給母基金牽橋搭線也是可以理解的,這也算是共度時艱了。”


母基金直投化

想募資,你先拿項目出來看看


當然,市場永遠是兩級分化的。“我們有錢啊。”深圳一位有政府背景的大型母基金合伙人很淡定,“不過從去年開始,我們的投資有一些變化,有新的子基金來找我們,不好意思,你得先拿幾個項目來給我們看看。”


在當前市場環境下,母基金管理團隊不僅需要專業的基金管理人考察能力還需要具備直投項目的考察能力。從去年到今年,母基金越來越多在考慮做母基金的同時做一部分的股權直投。如今,這一趨勢不斷加劇。“我們已經基本不做母基金業務了,以后只做直投。”一位正奔波于募資的母基金機構人士說道。


缺錢只是LP 出現“GP化”的原因之一。除了募資之外,部分LP本身具備較強的直投能力、國內優質GP的缺失也是一些母基金傾向于布局直投的原因。


事實上,有些LP團隊本來就是直投出身,參與投資項目已成為實質盡調子基金的一部分。“我們通過判斷項目,來達到既投基金也投項目的目的。”上述母基金合伙人表示。“母基金在投資后期做直投的效率會更高,目前我們在大多數子基金都設有投委會席位,方便進行充分的項目溝通。”


但顯然并不是所有的母基金都具備直投的能力。“有些GP給你看的TOP10的項目可能每年都不一樣,原因是他自己的判斷也在不斷變化調整。所以母基金做直投壓力也很大,投的項目出問題很可能就死掉了。”業內一位資深的家族辦公室合伙人表示。


做直投被認為將是母基金的重要投資能力之一。前海母基金首席執行合伙人靳海濤撰文指出:“在國內做母基金,需要管理人對GP的投資決策質量和基金運作能力進行微觀判斷,母基金管理人的一線直投經驗尤為重要。當前我國大部分母基金的管理人都不具備在一線運作直投基金的成功經驗,因此其對子基金的判斷力難以獲得投資者的信任。這是導致母基金募資難的一個重要原因。”


來自LP的建議:

投得慢一點,先把業績做出來


市場源頭控流,下游GP募資難上加難。“從去年6月開始,我們自己的投資節奏就放緩了。”一位新興的母基金機構合伙人說道。


“以前基金規模大的時候,單個基金投資規模也很大,過會也比較容易,現在規模縮水,投資規模也隨之變小,過會也難了。”該母基金合伙人表示。


這導致LP和GP有可能談不攏。“有母基金找到我們說要投我們,但是要做雙GP,投資金額卻最高只能占10%。”北京某聚焦環保領域投資的機構IR無奈地表示,如果要做雙GP,我們希望對方最少要出40%。最終,雙方不歡而散。


母基金出手更加謹慎,這一點IR們深有體會。“今年比去年募資更難。”一位產業投資機構的IR感慨道,“我們今年沒有募人民幣基金的計劃,主要精力放在美元基金這塊。”雖然這家機構的上一期人民幣基金已經投出了一多半。


“我們拿了20%左右的政府引導基金的錢,剩下的正在市場上募集,壓力很大。之前有個老朋友在一個母基金里面做投資,聯系他說給投點錢吧,他苦笑說,他們也沒錢了,之前投出去的錢沒收回來,現在正集中精力做直投。”上述環保領域投資機構的IR發出了同樣的感慨。


2018年,母基金行業有限的資金毫無疑問流向了頭部機構,而進入2019年,有些頭部機構也存在募資緊張的難題。


最常見的一個現象是,有機構募了好幾年了還沒有完成基金募集。在這樣的大環境下,GP必須要取勢。很多機構已經將精力投向了美元基金的募集,但如果沒有“余糧”,那就只能迎難而上。一旦把子彈都投完,面臨的就是募資這座大山。


上述母基金合伙人給GP的建議是,“如果手上有錢,投得慢一點,把業績做出來。”畢竟,業績始終是檢驗GP的唯一真理。


有機構曾統計過,以2017年中國VC/PE市場為例,有23%的VC/PE虧損,90%是不掙錢的。如果母基金連本金都收不回來,就很難持續出資。


正如很多投資人預料,雖然2018年募資是非常困難的一年,但更殘酷的是,這可能會是未來幾年中最好的一年了。


免責聲明:

《財融圈》轉載上述內容,來源未注明“財融圈”字樣的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善意轉載,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財融圈”歡迎作者與相關發布站點與本網聯系,認領一經證實本網果斷注明,感謝每位作者的傾情付出。“財融圈”竭誠歡迎各位投稿。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 贊(18) 收藏(0) 分享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請先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評論(0)

他人評論
众神之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