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對聯廣告

關閉對聯廣告

從康美藥業財務造假看“業財融合”反舞弊的必要性

佚名     2019-07-02          在路上

2018年12月末,A股市場上的“白馬股”康美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康美藥業”,下同)被證監會立案調查。2019年4月30日,康美藥業被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并先后公布了前期會計差錯更正說明、關聯方資金占用以及非標審計意見專項說明等報告。至2019年5月17日,證監會對康美藥業作出了結論:“2016至2018年財務報告存在重大虛假: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部分資金轉入關聯方賬戶買賣本公司股票。”即,康美藥業存在兩宗罪,“虛增收入”、“操縱股價”。在本文中主要對虛增收入進行簡單分析。


一、揭示收入虛增的若干財務指標

康美藥業最終被證監會定性為虛增收入,緣起于以下幾個財務指標異常。

1、凈現比低于1

在會計中,有兩個原則是亙古不變的,權責發生制和現金收付制。這兩個原則“相輔相成”,共同反映會計主體的經營成果和現金流量。盡管利潤表上,可能有一個漂亮的凈利潤額,但是實際中,卻不一定有現金流入,因而需要凈現比這個指標來進行衡量。凈現比是指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占凈利潤的比重,一般情況下,凈現比應大于1,因為根據會計原理,經營活動現金流出只包含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稅費,除此之外,固定資產折舊、利息支出等并不在其中,說明經營活動現金流出額小于“營業成本+期間費用+所得稅”,那么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應大于凈利潤,即凈現比應大于1。

但從康美藥業的現金流量表上,很明顯可以發現,2016年-2018年,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一直未突破17億元,尤其是2017年第4季度、2018年第1季度、2018年第4季度,居然呈現負數,分別為-48.4億元、-16.19億元、-31.92億元。除了2017年第1季度外,各報告期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均小于凈利潤。凈現比小于1,說明公司實現1元的凈利潤,流入的現金根本沒有1元,2018年第1季度甚至需要倒貼6元以上。

而凈現比小于1,無外乎幾種情況:經營性現金流入較少,比如應收賬款增加;經營性現金流出過多,比如應付賬款減少、存貨增加。反觀康美藥業,其應收賬款、存貨的增加是十分明顯,應付賬款也有增加但并不明顯。康美藥業凈現比小于1,且經營性現金流為巨額負數,說明其收入、凈利潤的可靠性較差,不排除人為“虛增”的嫌疑。

2、應收賬款在營業收入、流動資產中均占比畸高

2016-2018年,康美藥業的應收帳款從2016年第1季度的58.56億元激增到2018年第4季度的193.6億元。應收賬款和營業收入的增幅情況,如下圖所示,應收賬款的波動較營業收入更為緩和。

根據康美藥業披露的財務數據,應收賬款占流動資產的比重在10%上下波動,2018年第4季度為11.6%,同期應收賬款占總資產的比例達到8.5%,應收賬款在流動資產和總資產中均占有較高比重。根據下圖所示,應收賬款占營業收入的比重也達到32.6%,特別是2018年第1季度,賒銷比達到102.5%,說明營業收入基本無法回款,公司當期102.5%以上的收入都是賒銷創造的。這點十分不尋常。

從應收賬款的明細來看,2018年末按信用風險特征組合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是最主要的應收帳款,而壞賬準備計提為8%左右。從應收賬款的賬齡明細來看,2018年末信用期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占比87%,而一般認為賬齡越長,回收風險越大,因而信用期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越多,則認為說明應收賬款回收情況不會太差,質量較好。但,從另一角度講,2018年處在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前夜,康美藥業可能正在通過偽造應收賬款的方式虛增業績。

從應收賬款周轉率來看,總體上康美藥業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在下降,而同行業上市公司廣東白云山藥業呈現上升趨勢,復星醫藥相對起伏不大。2016年第1季度,康美藥業周轉13.8次,而同類型企業周轉8.11次、7.9次;但到了2018年第4季度,康美藥業周轉3.42次,同類型企業則周轉16.44次。一般來說,應收賬款周轉率越高,說明平均收賬期越短,應收賬款回收越快,所以康美藥業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在下降,同類型的企業水平應收賬款周轉率在上升,說明康美藥業的營運資金能力有衰退趨勢。

3、存貨數量居高不下

從2016-2018年的財報上,存貨占流動資產的比重逐年上升,尤其是2017年第4季度,該比例達到67.3%,存貨占總資產的比重也達到54%,這意味著,康美醫藥的資產里有一半都是存貨。難道這是整個醫藥行業的常態?然而,平均而言,整個醫藥行業的存貨占總資產比只有12%左右。迥異于行業平均水平的存貨占比,不能不引起關注。

從年報上,康美藥業的報表項目存貨項下主要是8類明細科目,即原材料、在產品、庫存商品、自制半成品、周轉材料、消耗性生物資產、開發成本、開發產品。其中占比最大的分別是庫存商品78%、消耗性生物資產11%、開發產品7%、開發成本3%。消耗性生物資產沒有計提過跌價準備,對此給出的解釋是沒有對外銷售、未在評估中發現減值跡象。根據康美藥業在年報中的披露,消耗性生物資產是指自行種植的人參、林下參等,公司將收獲的人參、林下參之前所發生的與種植和收割人參直接相關的支出以及應分攤的間接費用均計入消耗性生物資產的成本;在消耗性生物資產收獲或出售時,按其賬面價值并采用加權平均法結轉成本。自2009起至2018年末,康美藥業賬面上消耗性生物資產的余額逐步攀升至38億元。相關資料顯示,康美藥業從2014年康美藥業開始有計劃地投資林下參,截至2015年底,康美藥業林下參項目累計投入近19.42億元。2016年以后,康美藥業就沒有繼續披露對林下參的投入資金情況。而在2015-2018年,人參、林下參的賬面價值上漲十分明顯,但年報中并未細說,只是表示這部分資產是由于公司吉林林下參種植基地款以及所發生的相關種植費用、集安大地參業種植園下參所發生的種植費用。但是在2018年,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聘請的資產評估機構對公司位于吉林省集安市和遼寧省桓仁滿族自治縣各鄉鎮的林下參的評估報告顯示,上述評估范圍共15034畝林地,種植了1408萬株林下參,估值36.19億元,增值率27%,增值的主要原因是林下參自然生長增值。但對于上述評估具體采用的方法和過程,是否將自然生長過程中出現的掉苗等損耗計入,康美藥業并未進行詳細的披露。另外,關于人參的生長周期、回報周期等,年報中均未披露。但是通過查詢Wind數據發現,全國人參批發價格自2015年以來呈現下降趨勢,2018年10月以來每500g的價格已經自315元跌破300元。這與公司所稱的“沒有對外銷售、未在評估中發現減值跡象”相矛盾。

而且早在2015年4月,康美藥業就表示會根據市場需求對林下參進行適量采挖,銷售計劃以批發為主;但直到2018年10月,康美藥業依然沒有對林下參進行采收及對外銷售。公司在人參方面進行了巨額投入,卻一直未收回成本,有違常理。而且,生物資產是農業企業造假常用的資產項目,從中銀絨業、北大荒,到綠大地、萬福生科等,均是通過操作生物資產進行業績舞弊。其基本理路是,通過“囤積”存貨,將主體內的資金源源不斷的輸出至體外,再以銷售收款的方式從關聯方或其他可控方回流至體內。其中,“存貨”成為連接體內外的異常重要的連接點。而之所以“農業類”上市公司慣于操縱“生物資產”,緣于農產品的天然屬性決定了存貨的價值很難確定、盤點困難或者成本畸高,如ST金鰻的鰻魚、獐子島的海參。這都為企業舞弊創造了契機。


二、財務造假與業財融合

財務虛假作為企業舞弊的方式之一。其背后動機,國內外學者做了許多研究,其中最有名的要數舞弊三角論、GONE理論和企業舞弊風險因子理論。舞弊三角論最早由美國注冊舞弊審核師協會的創始人、現任美國會計學會會長史蒂文·阿伯雷齊特提出,這一理論主要提出壓力、機會和借口是企業產生財務舞弊行為的三要素。其中,壓力是行為動機;機會是指可以進行財務舞弊且不被發現或者可以逃避懲罰的機會;借口,則是指舞弊人員必須找到合適的理由,使舞弊行為與自身的道德觀念和行為準則相符。若要最終引發財務造假行為,這三者缺一不可。因此,舞弊三角論認為,必須要建立和完善內部控制系統來消除舞弊的機會要素,同時還要消除壓力和借口要素才能真正抑制企業財務造假行為。

而GONE理論認為,舞弊由貪婪、機會、需要和暴露相互作用而成,四者共同決定了企業財務舞弊的風險程度。四要素是企業財務舞弊產生的四個條件,即舞弊人員有貪婪的欲望或者道德水平低下,而又在經濟利益或其他方面面臨著財務造假的壓力,并且只要存在舞弊機會、認為事后不會被揭發而暴露出來,就會產生舞弊。

企業舞弊風險因子理論則是目前為止較為完善的關于財務舞弊動因的理論,主要是指舞弊的動機分為個別風險因子(即個人道德品質與動機)和一般風險因子,包括實施舞弊的機會、進行舞弊被發現的可能性以及舞弊被發現后舞弊人員將受到處罰的性質和程度。當這兩種風險因子結合,且意圖舞弊的人認為有利時,舞弊行為就會發生。

總而言之,財務造假作為一種舞弊行為,之所以產生,無外乎兩大類,客觀因素和主觀因素。客觀上,具備可以進行財務舞弊的機會、舞弊被發現的可能性低、日后的處罰程度輕;主觀上,造假者道德品質低下、貪欲強烈。從康美藥業財務舞弊的案例中,都可以看到主客觀方面的因素。而社會各界對于反財務舞弊的探討也不絕于耳。加強市場監管、提高造假違規的成本、監督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質量、強化中介機構獨立性、加強從業人員職業道德建設、優化完善企業內控制度等,都是防范和治理舞弊的有力措施。


筆者則認為,在當前互聯網浪潮下,“業財融合”(即業務、財務和信息技術的三位一體)有利于優化完善企業內控,減少財務虛假的現象發生。其一,業財融合強調企業業務、財務會計、管理的融合,要求財務管理人員要充分了解企業的業務運作狀況,并且能夠充分利用財務管理中的業財融合提升企業的業務質量。故而業財融合的財務分析主要是對財務信息和業務信息的整合和共享,需要財務部門和業務部門的溝通合作,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求財務數據不能與實際業務脫離,避免企業通過簡單調整財務數據、忽略業務事實,進行財務造假的行為,確保了財務數據的真實有效性。其二,業財融合源于互聯網時代,需要借助于信息技術,取代傳統的簡單重復的會計錄入、核算工作,這就從技術層面上,通過與各方數據的快速比對,減少由于人為工作而帶來的數據錯誤,保證了財務數據的真實有效性。其三,推進業財融合倒逼企業財務管理的優化升級。業財融合對基礎工作,比如票據的管理、填寫,檔案歸檔的規范性要求較高,因為一旦基礎工作不規范會對后續工作造成極大的麻煩。此外,業財融合對工作人員的素質要求更高。而當前各方推進業財融合,這勢必會引發對基礎工作、人員素質等方面的新一輪升級,從而形成一種倒逼機制,促使人員素質的提高,企業內控的優化完善,財務質量的提高。

22.jpg11.jpg

免責聲明:

《財融圈》轉載上述內容,來源未注明“財融圈”字樣的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善意轉載,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財融圈”歡迎作者與相關發布站點與本網聯系,認領一經證實本網果斷注明,感謝每位作者的傾情付出。“財融圈”竭誠歡迎各位投稿。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 贊(14) 收藏(0) 分享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請先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評論(0)

他人評論
众神之王官网